欢迎来到二八彩

民间故事: 厨子给亡兄守灵, 他见寡嫂不停喝水, 连忙朝怀里塞包盐

北宋至道年间,东京汴梁城热闹非凡。

贾二郎正在后厨忙活,从外面匆匆跑进来一个人,贾二郎抬头一看,正是自己的邻居王顺。

王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扶着门框大喘气。

贾二郎自幼跟王顺一起长大,俩人关系十分要好,贾二郎笑着说道:“我说你这小子,看你跑得跟孙子一样,是不是又偷看哪家姑娘,被人追打?”

王顺好不容易喘匀了一口气说道:“二郎,没功夫给你开玩笑,出祸事了,你哥哥贾大郎死了!”

贾二郎听罢之后,突然脑袋“嗡”的一下,险些栽倒在地。

贾大郎和贾二郎是对双胞胎,但是他们母亲生下他们之后,便大出血死了。

就在贾氏兄弟五岁那年,他们的父亲又因病去世,乡邻可怜他们兄弟俩,时常送来米面周济他们。

眨眼间,兄弟二人逐渐长大,便开始想办法自谋生路。

兄弟二人虽然是一胞所生,但是脾气秉性却大不相同。贾大郎沉稳老实,平日不善言辞,在城外找了一个渡船的活干,虽然挣不到什么大钱,但是日子过得也算安稳。

邻镇周石匠见贾大郎忠厚老实,将女儿周淑娘许配给贾大郎,小两口日子过得也算和美。

贾二郎则是截然不同,一心想要搞出一番事业。他见别人做生意赚了大钱,自己也想去做生意。

但是做生意需要本钱,贾家一贫如洗,哪里会有什么积蓄。

就在贾二郎为难的时候,贾大郎出面说道:“兄弟,你在外面闯荡,为兄支持你,不过商情莫测,咱们家底薄赔不起,你准备做什么生意,是否有万全的准备?”

贾二郎说道:“我感觉开酒楼不错,一本万利,而且都是现钱,不用赊账。”

这时周淑娘在一旁说道:“我感觉兄弟这想法不错,不过照咱们这家底开不起大酒楼,开个小饭馆应该还行。创业前期得开源节流,你先去拜个老师学学厨艺,到时自己下厨烹饪,等后期做大了,再另聘厨子伙计,你看嫂子说得对也不对?”

贾二郎点了点头,觉得嫂子说的在理。于是便拜了当地一个有名厨子为师,给那厨子帮厨一年,学会不少手艺。

等贾二郎学艺归来,贾大郎夫妇兑现当初的诺言,拿出自己的积蓄,周淑娘又搭上许多陪嫁的首饰,给贾二郎盘下一间店面,贾二郎这才开始了饭馆生意。

人们常说,长兄为父长嫂为母,此言一点不假,贾二郎对兄长和兄嫂心怀感激。

所以当贾二郎听闻兄长噩耗的时候,才会如此悲痛。

王顺扶着贾二郎说道:“二郎,节哀顺变,现在不是你难过的时候,一堆事等着你料理呢,你嫂子一个人忙不过来。”

贾二郎勉强打起精神,来到饭馆吃饭的大厅,朝食客们磕了一个头说道:“众位主顾,鄙人家中出了点变故,现在急需收工回家,今天这顿饭我给大伙免了,能打包的大家带回家吃吧,给各位添麻烦了。”

有许多人是店里的老主顾,他们见贾二郎眼泪打转,就猜出个大概来,许多人将饭菜打包带走,但是银子一文不少留下了,有几个主顾还多留了几两银子。

等众人走完后,贾二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哭出声来。

王顺拍了拍贾二郎的肩膀说道:“二郎,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人死不能复生,眼下最重要的是给大郎料理丧事,好让他入土为安。”

贾二郎点了点头,将店门紧锁,这才匆匆朝家赶去。

等到了家后,院子里站着几个帮忙的乡邻,贾大郎的尸首被放在门板之上,身上湿漉漉的,上面还有不少的淤泥。

贾二郎扑到兄长跟前痛哭了一场,众人在一旁劝慰,贾二郎这才止住了哭泣。

周淑娘披麻戴孝跪在一旁,贾二郎问道:“嫂子,今日我出门的时候,兄长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说没就没了呢。”

周淑娘说道:“今日正午,我去给大郎送饭的时候,他正好在河对岸,他见我提饭过来,便撑船渡河,谁知行到河心时好似癫痫病发作,一头栽在河里,我又不识水性,急忙喊人呼救。等众人救出大郎时,他已然死了。”

说罢,周淑娘抽抽搭搭哭了起来。

这时有村中长者说道:“既然事已至此,悲痛也无用,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先给大郎换上寿服装殓,明日选个吉时下葬吧。”

有人端来一盆温水,贾二郎为兄长擦拭身子,更换寿服。想到从此自己就要和兄长天人永别,贾二郎忍不住又大哭一场。

贾大郎被装殓到棺材里之后,棺材盖错开一道缝,供前来吊唁的人见最后一面。

到了晚上的时候,众位乡邻各自散去,只留下贾二郎和周淑娘守灵。

两人在贾大郎的灵前烧纸,嘴里念叨着祈祷的话。不知为何,那周淑娘渴得厉害,时不时跑到水缸喝水。而且周淑娘喝水不是用瓢舀,而是直接将头扎进水缸里喝。

贾二郎也没多想,以为嫂子不过是悲伤过度,想用凉水让自己清醒镇定下来。

但是接下来的一件事,让贾二郎有些惊恐不已。

古时有一种说法,灵堂内不准有猫狗出现,倘若猫狗从尸体或者棺椁上越过,会出现诈尸的现象。

贾二郎环顾了一下四周,正在这时,从院墙上跳下一只黑猫来,贾二郎认出那是王顺家的黑猫。

那黑猫蹑手蹑脚来到周淑娘身后,随后纵身一跃跳到周淑娘背上,张嘴便咬。

周淑娘吓得惨叫一声,就在这时,贾二郎看得真切,从周淑娘后背上钻出一排刺来,那黑猫被刺扎中,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贾二郎吓得三魂尽丢,假装镇定继续烧纸。周淑娘则说道:“这哪里来的野猫,太遭人讨厌。”

贾二郎此时开始怀疑,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有可能不是自己嫂子。

王顺家的黑猫平常十分温顺,经常到贾家窜门,嫂子周淑娘十分喜爱小动物,经常喂养黑猫,为何今天那黑猫突然袭击嫂子?而且嫂子还说哪里来的野猫?难道她认不出是王顺家的猫不成?

刚才嫂子周淑娘背后的刺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悲伤过度看花了眼?

还有就是,兄长的死因也十分蹊跷,自己和兄长自幼一起长大,从未听过他得什么癫痫,而且倘若是他坠河身亡,应该是浮在水面上,为何身上会有淤泥?

最后一个疑点就是,自己给兄长擦拭身子时,见兄长贾大郎脚底有一排细小的牙印,那又是怎么造成的呢?

贾二郎心中有个让自己害怕的想法,难不成身边这个嫂子是妖怪变的不成?

贾二郎越想越害怕,自己赤手空拳,恐怕难是她的对手。贾二郎知道厨房还有一把自己的刀,便借口到厨房找吃食。

当贾二郎经过水缸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自己天黑时打了满满一缸的水,如今只剩下半缸不到,莫说是一个人喝了那么多水,就是十头牛也未必装的下那半缸水。

贾二郎心中暗想,兄长是在水中而死,眼前这个嫂子又这么能喝水,看来是个水妖无疑。兄长死的时候身上有淤泥,这水妖八成是泥里面的妖怪。

贾二郎想到这里,用汗巾装了一包盐塞进怀里,然后将刀别在腰后。

等贾二郎回到灵前,周淑娘靠近贾二郎身边说道:“叔叔,实不相瞒,自从嫁到你们贾家之后,我就仰慕叔叔,如今你兄长已故,正好随了我的愿,我情愿侍奉叔叔,百年欢好。”

说罢,那周淑娘便要动手动脚。

贾二郎腾地站起身来,大骂道:“啊呸!我嫂嫂乃是贤惠明理之人,怎会如你这般轻薄放荡,老实交代,你到底如何害了我兄长,我嫂嫂现在何处?”

周淑娘冷笑一声说道:“好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吸不了你的元阳,我把你吃了也就是了。”

说罢,一阵黑气弥漫,周淑娘变成一个一丈多长的大鲶鱼,鲶鱼的背后立着毒刺。

贾二郎没想到妖精这么大。

那鲶鱼精用尾巴一甩,将贾二郎甩到墙上,贾二郎疼得躺在地上痛苦哀嚎。

就在鲶鱼准备将贾二郎吃掉的时候,贾二郎怀里的盐包掉了出来,贾二郎解开盐包朝鲶鱼精的眼上撒去。

那大鲶鱼疼得来回翻滚,贾二郎瞅准时机,抽出背后的刀在鲶鱼身上乱砍。

就在这时,有乡邻听见动静,进门一看见贾二郎和一条大鲶鱼正在打斗,纷纷回家各拿家伙,最后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之下,鲶鱼精被大卸八块。

天亮之后,有人在芦苇丛发现了周淑娘的尸体,死状和贾大郎一样,脚底有牙印,身上有淤泥。

原来,那日中午鲶鱼精将贾大郎夫妇双双害死,但是鲶鱼精想吸食人的阳气,故而灵机一动化成周淑娘的模样,想借机引诱贾二郎,不曾想被贾二郎发觉,结果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就在众人准备将贾大郎夫妇下葬时,走过来一个乞丐。

那乞丐说道:“我时常受贾大郎夫妇施舍恩惠,如今他们有难我不能见死不救。”

贾二郎听闻自己兄长和兄嫂还有救,当即扑通跪倒在乞丐面前说道:“倘若阁下能救我兄嫂,但有用到贾某之处,贾某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那乞丐说道:“将那鲶鱼的胡须拔下,用火烤干研成粉末,和阴阳水给他们服下。”

贾二郎照做之后,贾大郎和周淑娘果然苏醒过来,好似一场大梦一般,问起昨夜发生的事情,他们一无所知。

众人对老乞丐佩服得五体投地,乞丐说道:“这鲶鱼本是河中精怪,修行了八百多年,那一根胡须便是一百年的道行,它残害生灵犯了杀戒,这是它应得的报应。”

贾氏兄弟以及周淑娘对乞丐磕头拜谢,乞丐说道:“不必谢我,这是你们积德行善应得的善果,以后多做善事便是,那鲶鱼精浑身都是宝,它的两颗眼珠是极品夜明珠,吃了它的肉能延年益寿,不要丢弃浪费了便是。”

说罢,乞丐转身离去,等贾氏兄弟还想再追时,那乞丐早已消失不见,众人方知那乞丐是个神人。

为了报答乡邻,贾二郎将鲶鱼做成了两菜一汤,两道菜分别是麻辣鲶鱼、红烧鲶鱼,还有一个汤就是鲶鱼豆腐汤。

众人吃罢之后,年老者变得耳聪目明,体弱者力能扛鼎,患疾者身康体健,众人皆是欢喜不已。

贾氏兄弟将两个夜明珠卖了上万两白银,他们拿出一部分银两在当地开了一间最大的酒楼,生意十分火爆。又拿出许多银两,为当地百姓做了许多好事。

在那之后,贾二郎也娶妻生子,多年之后,贾氏一族成了当地的望族。

后记: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贾氏兄弟相亲相爱,周淑娘明理贤惠、乐行善事,这才让贾家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反观那鲶鱼精,妄想杀生害命来提高自己修为,结果被扒皮抽筋,实在是咎由自取大快人心。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郑重声明】

本故事为民间故事,纯属文学创作,故事情节人物均为虚构,旨在丰富读者业余生活,请勿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

posted @ 22-05-04 12:45 作者:admin  阅读:
二八彩平台,二八彩官网,二八彩网址,二八彩下载,二八彩app,二八彩开户,二八彩投注,二八彩购彩,二八彩注册,二八彩登录,二八彩邀请码,二八彩技巧,二八彩手机版,二八彩靠谱吗,二八彩走势图,二八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二八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