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二八彩

民间故事: 丈夫假死, 妻妾贪淫急着改嫁, 通房丫头笑了: 我来守节

西汉时期,虎林县上有个生意人名叫方涛,从小就聪明能干,足智多谋,长大后顺理成章地继承了家业,父亲生病那年,为了冲喜方涛便直接娶了一妻一妾,但最终没能保住父亲的命,父亲临终遗愿,望方涛能多生子嗣,把家业发扬光大。

方涛一直把子嗣铭记于心,怎奈妻妾却一直没有动静,于是方涛又收了个通房丫头月儿,不料收完通房丫头月儿后,月儿没有生育,反而小妾王氏生了一个儿子。方涛看到孩子出生,甚是高兴,对小妾更加宠爱。一时半会儿对生意都不怎么上心了,正妻李氏去婆婆那里装模作样的像是唠家常,实则是告状。

方母听罢便去找了儿子方涛,方母说:“现在儿子也生了,你父亲虽然想让你多生子嗣,但也不能因为子嗣而耽误了家业,你父亲也说过让你把家业发扬光大,但现在生意一落千丈,你作为家中顶梁,也要想办法啊!”

方涛经母亲如此一说,立马羞愧不已,给母亲毕恭毕敬认了错后,便决定要去外地去开分号,于是便给家中交代一番,踏上了外地经商之路。方涛精明能干,放到地方没多久,便盘下了一间地理位置非常不错的铺子,因为铺子有些破败,所以经过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这间铺子以很便宜的价格就拿下了。

于是,方涛准备回家一趟,带点人手和货品过来,不料半路遇上了劫匪,把他洗劫一空不说,还捅了他几刀,就在他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完了之时,一个赶着马车的郎中路过,给他止了血上了药,他清醒之时说出了家中住址,郎中好心将他送回了家,不过说他这受伤之重,不知能否醒来,就看天命了。把他母亲吓得晕了过去。

第二日,虽然方涛睁开了眼,但感觉身体像被掏空了一般,有气无力,感觉自己命不久矣,于是把妻妾丫头都喊了过来想要安排后事,问道:“我方涛这世只得这一子,如若我死后,你们谁肯替我养大?我知道你们享福可以,受苦就不见得了,能否为我守节,直说就行。如果你们都不愿意,我也不强求,我找个朋友替我照顾,省的你们还得带着当了拖油瓶,苦了我的孩子。”

妻子李氏哭着道:“相公这说的哪里话?一女不嫁二夫,且不说这有儿子,没有儿子我都会为你守节。至于她们和我不同,自然是要走的,而我与你是结发夫妻,定会好好抚养孩子长大,为方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方涛虚弱地眨眨眼道:“还是结发夫妻百日恩。”

小妾王氏有点生气道:“相公,这孩子毕竟是我生的,我怎会不管自己的孩子?你待我如此好,我又怎能负了你的情,那我还是人吗?别人是留是走我不管,但我生是方家的人,死是方家的魂,我肯定不会走为你守节。”

方涛听王氏完此番话,不禁转了转头,看着王氏满脸感动道:“不枉我对你一片情深。”妻妾都说完了,方涛等着月儿回话,不料月儿竟低头不语。小妾王氏道:“月儿想走便走,没人会强迫于你的,毕竟你就是个通房丫头,无名无分的,走了也没人会怪罪于你。”

月儿这才道:“如若方家需要我留下照顾孩子,我定当不遗余力,但是如果大夫人,二太太怕我在这多个人吃粮,要打发我离开,我也不敢赖在这。二太太也说了,我是个丫头,无名无分的,守节与否对家门没什么影响。”方涛听罢,感觉月儿说得不无道理,但是却听得心里不舒服。心中暗想:“如果我真的死了,正妻和小妾定能为我守节,这个月儿不守也罢,对月儿的好感降低了万分。”

随后,方涛又交待了些后事,把方母急的是又哭又祷告的。谁料,方母伤心过度,卧床不起,而方涛却日日有好转的迹象,而其母自从卧床不起后,便一日不如一日。数月后,方涛竟能下地行走,身体一日比一日强,而方母因病不起,最终撒手人寰。坊间传闻以母换子命。

方涛安葬了母亲后,身子一日比一日健朗,对正妻李氏,小妾王氏宠爱有加,而通房丫头她连看都不带看一眼的,还经常命人给她冷饭冷菜。时隔多日过去,方涛的身体恢复如初,突然想起他在外地租的铺子还未开张,虽以便宜的价格租的,但却一次性付了5年的租金,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再加上自己这段时间卧病在床,母亲又病逝,生意上不温不火的,导致现下急需银子入账。

方涛给妻妾交待了一番,便又要上路去外地,妻妾哭着哀求不要去,可是方涛讲明了家里的情况不得不去,再说了也不是次次都会碰到劫匪。于是,方涛这次便带了1个人手,一起前往了外地。到了外地的铺子上后,很快召集人马,便把铺子开了起来。结果刚开了三个月,遇上官兵抓壮丁,铺子里的伙计和方涛都被抓了起来。。

这一抓便是杳无音讯,与家里的书信断了来往。刚开始,正妻和小妾还按捺得住,一直等着相公能够回府,不料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两年过去了,家里的生意早在一年前由于无人执掌,毕竟女子大字不识一个,正妻只能托人变卖银子,补贴家用。听闻从外地逃过来的难民说:那些被抓了壮丁的人,早就被拉去当了挡箭牌了。要回来早就回来了,没回来的指定是被打死了。

这眼瞅着家里的财产只减不增,正妻便心里想:总不能等到把自己的私房银子都花光再做打算啊!小妾也是个精明的,她看着相公俩年都杳无音讯,在听闻旁人那般说,心想着这相公没准真是被人当了挡箭牌了,在不做打算,后面可有苦受了。可是带个小孩子,这孩子还动不动哭闹不已,把个王氏烦躁得不得了,之前疼爱如宝,后来竟是厌烦的都动手打孩子了。而且下手越来越重,正妻看到也不理会,反倒是月儿心疼不已,经常把孩子带到自己身边”

妻妾二人正愁眉不展时,方涛之前带走的那个伙计回来了,灰头土脸蓬头垢面的,他说自己和方涛一起被抓走后,看着方涛被抓到了前线,俩年未见,听人讲说去了前线的都阵亡了。他也是经历了九死一生才逃出来的。正妻和小妾一听这话,都痛哭流涕不已。月儿虽被方涛虐待过,但也悲伤不已。

可过了没几天,就见小妾王氏收拾了行李,把孩子往月儿身边一推道:“这孩子现在动不动就找你,已经不认我这个娘了,这日日只出不进的,恐怕也没法养活起这一大家子,这孩子毕竟是方家的骨肉,我带走怕是不好。”月儿看王氏这般说,定是做好了走的打算,于是道:“二太太无须多虑,虽然月儿是个丫头,但是方家的骨肉我定不会让你带走,你只管改嫁,孩子我来照顾。”

月儿刚说完,正妻便接过来道:“既然月儿你能照顾方家的骨肉,那我也就放心了,我素来养尊处优,这孩子我怕是养不起的,你月儿还能做点杂活养着,我也就放心了。我在这家里也只能日日吃粮,反倒给家里增添负担。”听完正妻的话,月儿是明白了,这二人早已做好改嫁的准备,是不准备为夫守节了。月儿对着二位道:“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明白你们的意思了,这孩子我会好好照顾,你们想走便走吧”

这时家里的老奴道:“既然二位太太都有这个打算,那我这个老奴一辈子都在这,既然少爷不在了,那我就尽最后一点力,留下看门吧”月儿看着老奴敬重的给老奴作了作揖。李氏和王氏收拾了自己的私房钱,便各奔东西找媒婆寻人家去了。

而方涛虽被抓起来当了壮丁,但机缘巧合下,因为他头脑精明能掐会算,被上头提拔当了军营里管账的先生去给下面分发粮草,衣物。五年后,终于胜仗归来,因方涛的才能出众,被破格提拔,方涛终于衣锦还乡。

当他到了自家门前一看,房屋已破败不堪,一看就很久无人打扫,推门而入,院中只有一个灰头土脸的小男孩在啃着窝窝头,手里还攥着一颗大葱。这时老奴从侧面的小屋走出来,看到方涛惊得愣在了当地,方涛喊道:“吴伯,这到底是怎么了?”然后,吴伯把这五年的事给方涛讲了一遍,说家里只剩下了丫头月儿,天天出去给人洗衣服赚钱养家。其他人早在三年前就已改嫁。

傍晚,丫头月儿才回了家,方涛早已等候多时,看到月儿时,方涛愧疚万分,抓住月儿的手久久不愿分开,看着因长时间洗衣服而粗糙的手,方涛心疼不已。一想到之前她们信誓旦旦地保证为自己守节,反而还冤枉了月儿,于是,一把抱住月儿道:“从此,你再也不是通房丫头,你是我方涛的正妻,我此生决不负你,不在另娶她人,让你从此养尊处优过好日子。”

之后,方涛重整方家,重新迎娶了月儿,家中大富大贵,消息传到了李氏和王氏的耳中,李氏嫁的人听说了之后,想到李氏还未见到丈夫尸首就迫不及待的又改嫁于我,这要是我死了的话,她岂不是也卷了我的财产改嫁他人,想罢,便休了李氏。李氏大冬天的被扫地出门,没几日便被冻死在街头。

而王氏所嫁之人之前本也有点家底,但没想到竟嫁给了一个赌徒,最后家败不剩分文,连王氏都抵了出去,王氏抵出去后因长相靓丽,转手被卖入了青楼,天天不是被打就是被骂。最终受不住疼痛,忍不了屈辱,跳河自尽而亡。

而月儿虽然辛辛苦苦五年,但最终苦尽甘来,方涛不但对她宠爱有加,还从此不再另娶她人,而王氏生的儿子对月儿也是百般孝顺,即使后来月儿又为方涛生了一儿一女,但月儿对王氏之子待如亲子一般。最终结局圆满。

图片来源自网络,侵删!

声明:民间故事意在向世人传承民间艺术,不要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哦,感谢阅读,欢迎点赞评论

posted @ 22-05-04 01:53 作者:admin  阅读:

友情连接

二八彩平台,二八彩官网,二八彩网址,二八彩下载,二八彩app,二八彩开户,二八彩投注,二八彩购彩,二八彩注册,二八彩登录,二八彩邀请码,二八彩技巧,二八彩手机版,二八彩靠谱吗,二八彩走势图,二八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二八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