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二八彩

60年,《007之声》且歌且行

1962年10月5日,007系列电影首作《诺博士》在伦敦举行了全球首映。邦德,詹姆斯·邦德,就此登上大银幕。为了纪念这一天,每年的10月5日遂被定名为“詹姆斯·邦德日”,成为亿万影迷和书粉不折不扣的节日。2022年的“邦德日”意义非凡,标志着这一史上最成功的商业系列电影走完了整整一个甲子。

60周年,大庆志喜自然不能含糊。

9月27日,在007电影“御用”拍摄基地松林制片厂,以首任邦德饰演者肖恩·康纳利(1930-2020)命名的“Sean Connery Stage”开门揖客,肖恩爵爷的孙女萨斯基亚·康纳利,和两位家族制片人迈克尔·G·威尔逊、芭芭拉·布洛克利一同出席了揭幕式。

五位“邦女郎”齐聚在松林制片厂“肖恩·康纳利舞台”的揭幕式。从右至左:玛瑞亚·达波(《黎明生机》女主演)、卡罗尔·阿什比(《雷霆杀机》中“蝴蝶女”的饰演者)、玛蒂妮·贝丝维克(《来自俄罗斯的爱情》中吉普赛女郎)、卡罗琳·莫罗(曾出演《海底城》)、玛德琳·史密斯(曾出演《生死关头》)。

同日,佳士得举行了邦德60周年慈善专场拍卖,25件在过往电影中出现的道具全部拍出。其中丹尼尔·克雷格在最新一部007电影《无暇赴死》中佩戴的欧米茄海马300M潜水表,以226,800英镑的高价被藏家拍得。

9月29日,佳士得举行的邦德60周年慈善专场拍卖的最后一天现场。

欧米茄海马潜水员300M(007版)

10月5日当天,米高梅和EON(专门拍摄007电影的家族制片公司,Eon为Everything or nothing首字母缩写)在全球最大的移动优先数字收藏品平台Veve上,以猜盲盒的形式发布一系列标志性海报数字NFT。

回到电影本身,尽管新任邦德的选角工作据说已然如火如荼,粉丝们都明白,按照新世纪以来007电影“隔三差五”(年)的出番效率,这恐怕还得再等上几年。

失之桑榆,收之东隅。10月4日晚间,在007电影传统的英国首映礼举办地,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上演了“007之声音乐会”。音乐庆祝活动的重头戏,则由70后英国导演马特·怀特克罗斯执导的纪录片《007之声》(The Sound of 007)担纲。这部纪录片选在“邦德日”当天上线,现已可以在Prime Video上观看。

电影配乐之于007电影如此重要,这一点由该系列电影在奥斯卡金像奖评奖历程中摘得最多的,都是音乐类奖项可以证明。这也是EON继去年《无暇赴死》公映前推出《成为詹姆斯·邦德:丹尼尔·克雷格的故事》(Being James Bond:The Daniel Craig Story)之后,再次摄制的007系列电影的相关纪录片。2012年,007系列电影五十周年庆时,曾发布过揭示007电影拍摄故事的《Everything or Nothing :The Untold Story of 007》,之后这十年来,再无官方电影纪录片发布。

《007之声》以作曲家汉斯·季默和碧梨(Billie Eilish)兄妹协力创作《无暇赴死》(该曲在今年年初摘得第94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歌曲奖”)作叙事主线贯,间或穿插大量历史真实影像和电影情节。片长98分钟,将007电影配乐及主题歌的嬗变历史一网打尽,尽数包罗。

碧梨演绎《无暇赴死》主题曲

最年轻的邦德歌者,“007电影配乐是全世界最有标志性的东西”

“Fool me once fool me twice.Are you death or paradise…”

《007之声》开头,展现的便是碧梨在AIR录音棚(同松林片场地位类似,也是007电影配乐的御用所在)里苦熬主题歌《无暇赴死》的场景。制作者、作曲家汉斯·季默在旁支颐皱眉,碧梨的亲哥哥、也是这首歌联合创作者菲尼亚斯则默默无言,垂手而立——记得该曲上线发布时,家族制片人迈克尔·威尔逊和芭芭拉·布洛克利献上的溢美之词吗?“Billie和Finneas创作了一首令人难以置信,充满力量又感人至深的歌曲,这首歌完美地融入了电影的情感故事。”

现实情况是,“在我真正了解007电影之前,音乐就是我生活的全部。多年来,我们会‘假装’写作007电影的主题曲,因为这是我们的梦想。对我而言,007电影配乐是全世界最有标志性的东西。我不得不说,那首《天幕坠落》对我影响很大。主题曲必须是007音乐的颂歌,它不能非此即彼,它必须听来就是007系列电影的歌曲,同时又有我自己的风格。”时年还不到20岁的碧梨说。

一旁的汉斯·季默打断了她,“想休息一下?来听听你唱的吧。”画风一转,这位配乐大师虽是首次介入007电影配乐的制作,却也“007之声伴随了我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代。”

汉斯·季默在《无暇赴死》录制收工时倾情告白,“为了邦德,詹姆斯·邦德”。

“制作一部007电影时,你要演奏三种音乐,这包括主旋律、配乐和电影主题曲。007电影有自己的音乐,在60年后依旧可以引起人们的共鸣,这对于任何音乐而言都非常惊人。这真的是值得庆祝的事。”曾执导过《天幕坠落》(2012)、《幽灵党》(2015)两部007电影的导演萨姆·门德斯说,“每个去看007电影的人,都在等着听电影史上最著名的配乐。从我们记事起,007电影音乐就一直存在于生活之中——你在妈妈的肚子里听到过什么?心跳和007主旋律!”

“《无暇赴死》这部电影在我心里占有特殊的地位。007主题曲能流传这么久,足以证明它们有多棒。”去年卸任邦德一角的丹尼尔·克雷格说。“《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这首非常感人的歌曲,每每听来便令我想起童年。”制片人芭芭拉·布洛克利说,“詹姆斯·邦德这个角色不会花很多时间去谈论自己的行为和感受,所以配乐必须让观众知道邦德这时在想什么。这种肾上腺素、紧张感、喜悦和焦虑……所以当你听到007主旋律,那就像是打了一针强心针。”

毋庸置疑,007主旋律是全世界公认的标志性作品,你只要听到开头几个音符,就能立刻浮想出相应的画面。然而,它的起源却是电影史上最奇怪,也最具传奇色彩的故事之一。

这要回到1958年的伦敦。歌手出身的作曲家蒙迪·诺曼回忆说,“我接到了库比·布洛克利(1906-1996,他也是007系列电影现任制片人兄妹的父亲)的电话,请我去他和新搭档哈里·萨尔兹曼(1915-1994)的新办公室,后两者刚刚收购了伊恩·弗莱明007系列小说的影视改编权。‘我们想把它拍成电影,你想来做配乐吗?’”彼时库比和哈里,这对007电影的创始制片人正在牙买加看景,他们给巴里开出的条件非常优渥,“带上你的妻子,来这里感受下氛围吧,全部费用我们报销。”

首部007电影的拍摄一波三折,直到1961年才正式启动。蒙迪·诺曼和制片人以及演员来到牙买加后,伊恩·弗莱明在自己的“黄金眼”庄园招待了他们。彼时,肖恩·康纳利和邦女郎、瑞士女演员乌苏拉·安德森正在海边拍戏,剧情要求两人金风玉露一相逢时要唱着歌。

乌苏拉·安德森身着白色比基尼出场,在影坛投下震撼弹。

看着影史上第一位穿着白色比基尼,清水出芙蓉的安德森,诺曼顿时有了灵感,写下了那首牙买加风情的《柠檬树下》。但流行歌手出身的诺曼不太会写戏剧音乐,在电影主旋上卡了壳,左改右改都不能令制片人满意。于是乎,即将伴随007电影四分之一世纪的配乐大师,约翰·巴里(1933-2011)该登场了。

创作邦德序曲,约翰·巴里“跟着自己的直觉走”

蒙迪·诺曼的主旋,来自之前他为特立尼达东印度社区写的音乐剧《毕斯沃斯先生的房子》,其中有首歌《好兆头与坏兆头》。“这首歌听起来有点古怪,但是当你听到它时,就像詹姆斯·邦德这个角色一样。”

但两位制片人都觉得首部007电影必须有个响亮而富有活力的主旋。哈里·萨尔兹曼拨通了约翰·巴里的电话。彼时,巴里除了是业界知名的电影作曲家,也是一个七人乐队的小号手。

作曲家约翰·巴里在1961年接到007电影制片方电话。

“周一的大清早,我就接到了联艺电影公司(United Artists Releasing,美高梅电影公司下属的一个子公司)音乐总监的电话,他说有两个怪异的家伙,对,我记得他就是这么介绍的,两个怪异的家伙布洛克利和萨尔兹曼正在为一首电影的配乐焦头烂额。是的,明天,明天他们就需要有一个配乐的主标题。”随后,巴里和诺曼见了面,在听了后者的主旋后,年轻气盛的巴里冲着高额稿费接下了这单活,“但你们要让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我必须跟着自己的直觉走”。

巴里后来将此次创作归为某些神启的元素。“你知道录音那天就像有了魔法一样,我沿用了诺曼的主题,但让它变得更为激进,使之充满活力且令人兴奋,甚至还有点性感。其中还揉入了爵士、流行和摇滚的元素。”

巴里的改编,令诺曼也心悦诚服。“《诺博士》首映当天。我记得,当大银幕上肖恩·康纳利在牌桌上第一次说出,‘邦德,詹姆斯·邦德’的台词时,这段主旋适时响起,观众立马就躁动了起来。当时没人会知道,这首曲子会成为电影史上的经典。接下来的事情,哦,那就是历史。”

《诺博士》剧照,肖恩·康纳利饰演的007,第一次在片中说出那句经典台词:“邦德,詹姆斯·邦德。”

在影评人杰森·所罗门看来,“007电影配乐有一种化学反应,听之前你对它一无所知,听到后你就会说,‘对,就是这个。’可以写作这个系列的电影音乐是项非凡的任务。电影中有性、死亡、责任和牺牲,还有香吻和谋杀……这一切都必须在三分半钟的电影主题曲中体现出来,然后打出这部007电影的片名,要是某个元素观众感受不到,那就是不是007之声了。”

《金手指》剧照,首任邦德饰演者肖恩·康纳利

007电影现任制片人之一的迈克尔·G·威尔逊认为,巴里可能是将摇摆铜管,凸显在管弦乐队电影配乐中的第一人。影评人安娜·史密斯介绍说,“我注意到巴里是在电影院里长大的,他父亲曾经营一家影院,他从小就吹小号。所以他对电影和音乐有着与生俱来的理解力。”

还是杰森·所罗门的点评最一针见血。“引而不发的号角、无声的铜管,是007主旋的标志,这种处理大胆而浮夸,但也有点让人扫兴,那就像是邦德手中按了消音器的PPK手枪(射击的声响),在音乐上达到了一种对等。巴里后来移居纽约长岛牡蛎湾,你如果仔细去听《走出非洲》(1985)、《与狼共舞》(1990)的配乐——我觉得你可以把孩子带出约克郡(巴里的故乡),但是你带不走约克郡对他和他的音乐的影响。我一直觉得,巴里对铜管的痴迷,有一种煤炭乐队的感觉。”

007电影的主题曲先声夺人。“它应该煽情,并且带给观众一种罪恶的快感,他们会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但却就在这里,并且正在沦陷其间。这是一种禁忌的诱惑。”词作家唐·布莱克说(他后来创作了五首邦德歌曲,并且也是迈克尔·杰克逊长期合作的填词人)。汉斯·季默深表服膺,“所有的007歌曲都有一种诱人的特质,它们就像是空气中弥漫的馨香,它们不可避免地向你保证会激起强烈的情绪反应,你等不及为此心醉神迷。”

“007电影音乐的核心要素是永恒的,同时又有很多例子可以说明它宽泛的程度,你去听麦当娜的《择日而亡》(2002年同名电影主题曲),卡莉·西蒙的《无人能挡》(1997年《海底城》主题曲),抑或保罗·麦卡特尼的《生死关头》(1973年同名电影主题曲),曲风完全不一样,但却都是007电影的主题曲。”作曲家大卫·阿诺德(从1997年的《明日帝国》,到2008年的《量子危机》都由他操刀配乐)说,“但是之于我而言,007主题曲的风格时约翰·巴里和雪莉·贝西(她演唱了三部007电影主题曲)确立的,准确而言,是在1964年的《金手指》中定型的。”

巨星保罗·麦卡特尼的《生死关头》同名主题曲

实际上,约翰·巴里直到《金手指》拍摄前才被正式确定为007电影的主题曲和配乐的创作者。

“金手指是片中的大反派,一个怪异的人,我坐在伦敦的公寓里,针对这个词汇开始了创作。”巴里回忆说,彼时他常和英国演员特伦斯·斯坦普以及迈克尔·凯恩吃午饭。贵为影坛常青树的著名影星迈克尔·凯恩,尽管没有参演过007电影,一生却没少接演惊悚的谍战片,1987年的《北极光》中,他还曾提携第五任邦德饰演者皮尔斯·布鲁斯南。

“斯坦普和凯恩当年是室友,他们俩间有时会闹点小摩擦。没办法,他们都那么有女人缘。有次斯坦普的女友来了公寓,凯恩被迫离家出走两周。没地方睡觉时,他就来到我这。”巴里打趣说。

在约翰·巴里创作《金手指》主题曲时,影星迈克尔·凯恩正寄居在巴里的府上,后者给他提供的“床榻”。

巴里给凯恩提供的床榻令后者“感恩”至今,“某天晚上,我大约刚睡着一小时,就被楼上的钢琴声吵醒。约翰整晚都在弹琴,我心想完了,这下以后的日子甭想睡觉了。第二天早上,我去问他喝茶吗?他兴奋地告诉我,已经完成了,就是《金手指》的主题曲!所以我是全世界第一个听到《金手指》的人,而且听了整整一晚上。”凯恩一脸苦笑,在他看来60年代的英国流行文化正在经历一场革命,“这场革命是由音乐挑起的,披头士引领了摇滚风,约翰·巴里则领导了电影音乐的变革。”

黑人铁肺歌手,“雪莉·贝西就是007之声”

“这不是一首听来就能入耳的曲子,所以我必须找到一个有信念的歌手,‘铁肺’雪莉·贝西是最合适的人选,天啊,她甚至可以担任所有007主题曲的演唱者。”约翰·巴里说。

雪莉·贝西演绎《金手指》主题曲

雪莉对此也记忆犹新,“第一次听到(《金手指》),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当即就说,我不在乎歌词是什么,我要唱它。”

“我记得雪莉第一次走进录音棚,问我这首歌的主题是什么。我说是关于一个恶棍,别管那么多了,你就大声唱就行。”巴里说得轻巧,实际上,他让雪莉录了一个通宵。“真的是一遍又一遍的录,他总是不满意我的呼吸停顿。”据当时的贝斯手回忆,最终雪莉一把扯下了自己的紧身胸衣,“是的,她把胸罩放在了一旁的音箱上,终于找对了感觉。”

《金手指》剧照,金手指(杰特·弗罗比饰演)正在对邦德用刑

《金手指》历来都是拥趸们一致公推最经典的007电影,它不仅集纳了后世所有系列电影的经典元素,更使配乐第一次在007电影中独立站稳架构。“《来自俄罗斯的爱情》(1963)的主题曲也很经典,但在片尾才出现。《金手指》则不同,它不仅在片头先声夺人,而且它的变奏几乎贯穿电影始终。在赫娜·布萊克曼率领机队空袭诺克斯堡国家金库时,我们用小号和号角反复演奏着它,展现出一幅宏大的画面。之后的《雷球行动》(1965)、《火箭岭》(1967)中我们也是如法炮制,主题曲不仅出现在片头,它会贯穿整部电影。”巴里回忆说——变化出现在最新一部《无暇赴死》中,碧梨的声音不仅出现在片头,人声也会作为“乐器”出现在配乐中。

“AIR录音棚(AIR Studios,位于伦敦北郊,由披头士的录音师乔治·马丁爵士创立于1965年)的声效还原度是顶级的。我就让碧梨安静地唱,不用一次唱整首歌,而是由着她的性子随便唱。”汉斯·季默说录音的同时,也给碧梨播放电影的剪辑画面。显然,片尾邦德同玛德琳最后道别的戏份感染了她,“碧梨的声音就像个幽灵,漂亮的幽灵游荡在这部电影里。”

“提到007配乐,就不能不提主题曲的歌词。”唐·布莱克说,“说到写歌,人们总爱找出一些轶事,但大多数时候是没有什么故事的。独独为007电影创作歌词,故事可真不少。大部分007电影的歌词都同剧情有关,所以歌名一般也同电影片名一致。”

杜兰杜兰乐队两位主唱回忆演唱007电影《雷霆杀机》的经过。

在流行电音乐团“杜兰杜兰”的主唱看来,拿到《雷霆杀机》(1985)的歌词要比拿到《量子危机》(2008)的歌词感觉要好得多。碧梨的亲哥哥菲尼亚斯对此表示认同,“‘量子危机’很难融入到歌曲中,没有几个能跟‘危机’押韵的词。”

“‘无暇赴死’则不同,歌词几乎完美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当时,制片人芭芭拉只是告诉我这是个关于背叛的故事,我立马就想到了这句,‘Fool me once fool me twice.Are you death or paradise…’这是我们都会经历的事情,只是用在007电影中还是有些风险,但这次写词真的不难。”碧梨说。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找戏剧家和词作家写歌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安东尼·纽利、莱昂内尔·巴特、莱斯利·布里库斯和唐·布莱克都曾为007电影写出过不凡的诗篇。作曲家大卫·阿诺德回忆自己在为《黑日危机》(1999)配乐时,先就想到了唐·布莱克。后者在接到这个任务当天,获悉自己将获颁帝国骑士勋章。“这不是骑士勋章,但这是个完美的开始!我脱口而出,再一转念,就拿这句话当歌词开头吧!我就是这么写词的。”布莱克说。

上世纪70年代最经典的007主题曲,无疑是1971年肖恩·康纳利主演的正传系列谢幕之作《永恒的钻石》的同名主题歌,它也出自唐·布莱克之手。

“我一直说运气在词曲家一生的创作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因为差点就压根儿不会有《永恒的钻石》这首歌。”约翰·巴里回忆说,“当时唐问我这首歌究竟是关于什么的,我说,咳咳,我们这一次为什么不把钻石当成男人的性器官呢?看得出他很惊诧,我干脆告诉他就把钻石当成人们都明白的那玩意儿唱——当你有了这种概念,再去看这首歌,会有新的认识。”

歌手雪莉·贝西演绎《永恒的钻石》主题曲

这首带有性暗示的歌词第一次给两位制片人试听时,得到了截然不同的反馈。“我们是在巴里的公寓里见面的。哈里·萨尔茨曼?愿他安息。我这么说吧,他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他听完就表示明确反对,‘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们不能在电影里放这首歌!太下流了,轻触它、抚摸它、脱下它……你不能把它们放进歌词里,我也不喜欢它的旋律。’”唐·布莱克回忆,闹到后来,约翰·巴里身上约克郡人的直率秉性终于按捺不住了,“萨尔茨曼,你就是个音乐白痴,你之前还讨厌《金手指》呢!”据说萨尔茨曼的脸顿时红得像是他常穿的红袜子的猪肝色一样,摔门而去。众人一片沉默中,老成持重的库比·布洛克利开腔了,“巴里,你这有杰克·丹尼吗?”在烈性威士忌的作用下,库比最终说道:“我觉得这歌不错,你们继续吧。”

“我喜欢这首歌,因为我喜欢钻石。”雪莉·贝西接下了演唱的任务。“你知道,贝西是一位伟大的讲故事者,‘钻石永留存,我只需要它们来取悦我’,这样的歌词一出,她就能把你带入另一个世界。她那种反常的举止,奇妙而挑逗的曲风,她具备演唱007之声的所有条件,她就是007之声。”唐·布莱克说。

制片人芭芭拉·布洛克利出镜讲述

现任007制片人之一的芭芭拉·布洛克利,认为是约翰·巴里创造了007之声。对此,汉斯·季默也是五体投地,“我们都是从约翰·巴里留下的东西开始起步的,然后才逐渐发展出自己的风格,就007电影配乐而言,他就是宇宙的中心。”

走笔至此,不妨点开007电影音乐专辑,别忘了以下电影的主题曲皆是出自约翰·巴里之手:《诺博士》、《来自俄罗斯的爱情》(1963)、《金手指》、《雷球行动》、《火箭岭》、《女王密使》(1969)、《永恒的钻石》、《金枪人》(1974)、《太空城》(1979)、《八爪女》(1983)、《雷霆杀机》(1985)、《黎明生机》(1987)。他足足见证了四任007饰演者的银幕风采。

1987年,《Variety》杂志制作了一期特刊,纪念007电影诞生25周年。巴里自费买下一整页作为广告,“祝贺你,库比。这是无与伦比的25年。你的朋友,约翰·巴里。”以此正式同007系列电影的配乐工作作别。

主题曲演唱者,年龄一路“走低”

除了雪莉·贝西彪炳史册,保罗·麦卡特尼、麦特·门罗、卡莉·西蒙、汤姆·琼斯、南希·辛屈纳等一干实力唱将都曾为007电影主题曲献声。“我觉得这逐渐演化成一场歌曲(唱功)比赛,我喜欢戏剧性的,前卫的流行音乐。”杜兰杜兰乐队主唱说到。

美国歌手卡莉·西蒙演绎《海底城》主题曲《无人可挡》

进入到上世纪90年代,皮尔斯·布鲁斯南是冷战后首位邦德饰演者。1995年他主演的《黄金眼》片头,美国摇滚女皇蒂娜·特纳(Tina Turner)演唱主题曲《Golden Eyes》,其时她已经五十多岁了。

就当所有的人都觉得,蒂娜将从此告别歌坛之时,《黄金眼》让她又在乐坛再次杀了个回马枪。这首由U2乐队的的博诺与The Edge为蒂娜量身定做、气势磅礴的大气之作,配合蒂娜经验老道、热情奔放的激情演绎,为整部电影增色不少。并被不少媒体评论为,是有史以来最佳的007电影主题曲之一。在欧洲,这首歌也登上了数个国家的音乐排行榜前十名。

美国摇滚女皇蒂娜·特纳演绎《黄金眼》主题曲

2002年,布鲁斯南的“卸任”之作《择日而亡》中,同名主题曲《Die Another Day》交由彼时正值盛年的麦当娜演唱,值得一提的是她不仅唱了这首歌,还在电影中饰演女主角的西洋剑教练。拿这两位“天后级”女歌手举例其实很说明问题,007系列电影主题歌的演唱者不仅要有名气人气,更要有论资排辈的江湖地位。

在这之后,007 电影主题曲的演唱者年龄便开始“逐集迭代”。演进到《无暇赴死》,作为歌手碧梨确实年轻得有些过分。可话说话来,不管是演绎的曲风,还是填词的章句,你很难想象这出自一位刚刚成年的少女,既有阅尽世事沧桑的练达恬淡,亦有赤子般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绝不恤。

“我去看了碧梨和菲尼亚斯的演唱会。”芭芭拉·布洛克利事后回忆说。“那就是一次‘试镜’,好在那场演唱会我们表现完美,台下座无虚席。然后我们连着两个月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突然有一天芭芭拉打来电话:飞来伦敦吧,看看电影,跟汉斯合作。这太酷了!”菲尼亚斯和碧梨现在也难掩激动。近几部007电影的联合制作人丹尼尔·克雷格心知这将是自己的007谢幕之作。对于这对兄妹的加盟,他说,“我们找对了人才。”

一个00后可以担纲演绎007电影主题曲,这在传统的邦德粉丝看来直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如果细数近五部007电影主题曲演唱者的年龄分布,可谓一路“走低”:2006年《皇家赌场》主题曲《You Know My Name》,由生于1962年的美国歌手Chris Cornell演唱;2008年《量子危机》主题曲《《Another Way to Die》,由生于1975年的美国歌手Jack White演唱;2012年《天幕坠落》主题曲《Skyfall》,由生于1988年的英国歌手阿黛尔演唱;2015年,《幽灵党》主题曲《Writing's On The Wall》,由生于1992年英国歌手萨姆·史密斯演唱。这些歌手都是彼时乐坛的一时之选,是格莱美大奖垂青的宠儿。

《007之声》中着重点出了阿黛尔演唱的《天幕坠落》。“阿黛尔是演唱主题曲的不二人选,她编织出了自己的音乐史,她是听着贝西的歌长大的,但她又很现代,有自己的风格。”电影《天幕坠落》的作曲保罗·伊普沃斯说。

导演萨姆·门德斯回忆说,“2012年是007电影的五十周年,那年夏天伦敦举办了奥运会,整个英国都自我感觉良好,所有这些元素和自豪感都加入到电影《天幕坠落》之中。阿黛尔告诉我说,她是在泡澡时看的剧本,等她看完时,浴缸的水已经凉透了。电影拍到一半时,阿黛尔把这首歌的小样发给我们。我只能说,太棒了!我们连一个词、一个音符都没改。”

谁来演唱007主题曲?时也运也命也

影评人杰森·所罗门介绍说,曾经有一份名单,“上面列出了那些本该演唱007主题曲,却没有参与进来的歌者名单。”没错,碧昂丝为什么没参与?她会很棒的。还有惠特尼·休斯顿,她来演唱有什么问题吗?还有拉娜·德雷,她应该是下一部007电影主题曲的演唱者。片中,碧梨兄妹则首选蕾哈娜,“她的演唱会太棒了。”

《无暇赴死》里大反派的饰演者拉米·马雷克则为皇后乐队忿忿不平——这就有点夹带“私货”了,圈里人都知道他签约主演《波西米亚狂想曲》中的弗莱迪一角。合同里明确写到:他必须在任何场合都要积极推销皇后乐队,这份合同一年后才到期。

演员拉米·马雷克为皇后乐队竟然没有演唱过007电影主题曲而“忿忿不平”。

1985年,杜兰杜兰乐队两位主唱现场插电演绎《雷霆杀机》主题曲,嗨翻全场。

“有些人写了歌,有些人谱了曲,也有些人录了歌,但由于某种原因最终并未被选中。”作曲家大卫·阿诺德回忆说,“这包括金发美女乐队、爱司基地、艾利斯·库柏、纸浆乐队、电台司令乐队……这份名单可长了去了。”其中,电台司令乐队的《战争之人》原本要作为《幽灵党》的主题曲,“但后来我们获知,这首歌虽然从未正式发行,但却在一次现场专辑中播放过,而我们要求的是百分百的原创歌曲,否则,你知道就没办法参评奥斯卡奖。”导演萨姆·门德斯道出了此间缘由。

电台司令乐队主唱演绎二度为《幽灵党》创作的主题曲《战争之人》,这首歌深得丹尼尔·克雷格的喜爱,但还是落选了。

后来在电台司令乐队的一次演唱会上,专门呈现了一曲《幽灵党》。“别搞混了,这歌同007电影没有关系。”主唱汤姆·约克在开嗓前自嘲道。实际上,这首《幽灵党》就是乐队专门为电影二度创作的,“我迷失,我是个鬼魂,无依无靠……”“听着很棒不是吗,忧伤的感觉同剧情也合拍,但是他们交出的太晚了,我们已经选定了萨姆·史密斯来演唱《Writing's On The Wall》。时间紧迫,歌词本身必须同片头特摄有机融为一体。”导演也无可奈何。

歌手萨姆·史密斯因演唱《幽灵党》主题曲《Writing's On The Wall》而摘得奥斯卡奖。

时也运也命也,此乃。最令007电影主创感到遗憾的,是艾米·怀恩豪斯。《量子危机》(2008)的导演马克·福斯特回忆说,彼时他同两位制片人都属意由艾米来演唱电影主题曲,“她标志性的烟嗓、伦敦苏豪(区)血统,包括同期的阿黛尔也多少受了她的影响。鉴于她对英国流行音乐的影响力,由她来演唱简直就是不二之选。”

“艾米·怀恩豪斯是活泼和脆弱的结合体。我们当时一起开了个会,她想知道这部电影的情感主题。她要了一个笔记本,在我们介绍的时候不停地记录——《量子危机》中出现的是一个心碎的邦德,他意识到复仇并不能填补空虚——当艾米离开时,她留下了一张纸,上面写满了‘黑色的、黑色的、黑色的……’她显然并不在状态。她是如此才华出众,又似乎是个可爱贴心的人,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她。”芭芭拉·布洛克利在片尾说道。

2011年,艾米·怀恩斯死于酒精中毒,时年27岁。

就此搁笔?等等。或许还有个更感伤,却振奋人心的故事。

正如电影会向过去致敬一样,电影配乐也必须从往昔打捞记忆,之于有着60年历史的007系列电影尤其如此。其他的系列电影各部之间无法轻易地关联起来,因为它们没有007系列电影如此漫长的历史。在汉斯·季默看来,电影《无暇赴死》某种意义上同《女王密使》很像,“那是邦德第一次认真地直面个人感情世界,他在爱情上的所得与所失。《女王密使》的主题曲《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是首情歌,更强调了悲惨的结局。这首歌里有一种庄严感,蕴含着007的历史。它是永恒的,有一些怀旧,又有些令人心碎,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老歌的融入),我们既讲述了历史,也预示了最新一集电影的终局。”

《女王密使》剧照,电影最后邦德举行了婚礼,新娘旋即被大反派杀害。

《无暇赴死》剧照,邦德同玛德琳在意大利小镇马泰拉度假

约翰·巴里回忆说,《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是自己创作过的,”“最不像007音乐的007音乐。”“这首歌出现在片尾,歌名取自邦德对亡妻最后的告白。当时我想给这首歌的名字加上一点点讽刺的意味,我想到了路易·阿姆斯特朗(1901-1971),库比非常支持这个想法,我们去到纽约。当时,阿姆斯特朗刚刚出院,走路有些步履蹒跚。录完这首歌,他还主动感谢了我们——每念及此,我都会热泪盈眶。同他合作是我的梦想,他是那个时代真正的音乐传奇,而这是他生前最后一首歌了。”

“爵士乐之父”路易·阿姆斯特朗生前最后一次正式登台,演唱的正是那首《We have all the time in the world》。

“音乐有能力连接起我们的潜意识,激发出我们不知道或不理解,却清晰感知到的情绪。这就是约翰·巴里、大卫·阿诺德,汉斯·季默所擅长的。”制片人迈克尔·G·威尔逊说。

制片人迈克尔·G·威尔逊出镜讲述对007配乐的理解。

“当你提到007的电影音乐时,你可能正在潜心研究一段历史。邦德以其自身的方式与我们的文化相连,其联系比人们承认的都要多。因为他已经跟我们在一起六十年了,这真的令人惊讶。”汉斯·季默最后说到。

posted @ 22-10-26 01:18 作者:admin  阅读:

友情连接

二八彩平台,二八彩官网,二八彩网址,二八彩下载,二八彩app,二八彩开户,二八彩投注,二八彩购彩,二八彩注册,二八彩登录,二八彩邀请码,二八彩技巧,二八彩手机版,二八彩靠谱吗,二八彩走势图,二八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二八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