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二八彩

莆田最赚钱的生意,不止假鞋和医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城市漫游计划(ID:csmyjh01),作者 | 谢毛毛,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俗话称“黑红也是红”,说起来有些损,但莆田,就是一座靠着假鞋和医院红遍全国的城市。

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莆田的珠宝生意才是这座城市的隐藏“王牌”。中国珠宝首饰产值中,莆田人贡献了近一半,多到让人不免怀疑,这座“假鞋之都”怕不是也在造假珠宝。

称霸中国珠宝业,莆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01 莆田,不止有假鞋

或许是“假鞋之都”的名声太过突出,以至于莆田的另一头衔——“中国银饰之乡”黯然失色。

早在2008年,全国700多亿元的珠宝首饰产值中,就有大约300亿元是由莆田人创造的,占比约为42.9%[1]。相当于市面上的每十条国产首饰,就有4条来自莆田人的工厂。

如果说中国珠宝业的中心在莆田,那莆田珠宝业的中心就在北高了。

北高,一个位于莆田市荔城区的小镇,不仅被誉为“中国黄金珠宝首饰之乡”,还是全国最大的黄金首饰集散地之一。

“嗜金如命”的北高人,好像立志要把全国的黄金生意揽入囊中一般。在这座镇上,一个家庭的男女老少、七大姑八大姨全在做珠宝,也毫不稀奇。

2009年,根据一项对北高黄金市场的调查,有70%以上的莆田北高人在全国各地从事黄金珠宝业,全国有北高人投资的金行、金店则多达600余家[1]。

北高人还只是莆田人在珠宝业里叱咤风云的一个缩影。

2021年,中国各地从事金银珠宝的莆田商人有15万人,约占莆田常住人口的4.6%,他们开设的终端零售店达2万多家,年销售额3000多亿元,约占全国销售额的一半[2][3][4]。

从事金银珠宝的莆商人数之多,规模之大,怪不得有莆田人说,在莆田,一个脚踏耐克球鞋、穿着三叶草短裤的滴滴司机,说不定家里还养着几辆玛莎拉蒂,住着几层楼高的大豪宅。摸着金子长大的莆田富三代,也不在少数。

如今,北高埕头黄金市场和东峤上塘珠宝城,成为了莆田珠宝首饰业的两大聚集地[5]。其中上塘珠宝城,更是国内第三大银饰珠宝交易市场,其产品远销欧美、东南亚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6]。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疑惑:莆田有如此多珠宝商,市场规模也不小,可我们好像很少听到有哪个风靡全国的莆田品牌。一提到买珠宝首饰,我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周大福”“周生生”“老凤祥”。

但其实莆田不是没有品牌,也不是都像假鞋一样仿冒大牌,只是他们在闷声发大财。

比如我们经常听到的大牌珠宝品牌,像中国黄金、周六福、中国珠宝,它们的很多首饰其实是由莆田的“黄金码头”供货的[7]。这个莆田珠宝品牌,甚至还把门店开到了内蒙古和新疆[7]。

还有莆田的“六桂福”,是央视《大国品牌》的荣誉企业,还与故宫和敦煌这两大IP合作,推出如今正流行的国潮首饰产品[8]。

以前只知道莆田造鞋厉害,但没想到莆田人的珠宝生意,也一样搞得风生水起。

抱团打金,脱贫的救命稻草

黄金珠宝,为什么会在莆田兴起,还成为了“莆田帮”的一大杀手锏?这还得从莆田的地理条件讲起。

根据中山大学吴重庆教授的研究,莆田的黄金珠宝业,源于被称为“界外”的莆田沿海地区,包括了北高、东峤等镇。

“界外”之名,源于过去清朝政府在莆田沿海建成的界墙。它将莆田划为界内、界外,其中界外的交通运输和自然资源因为受到过严重破坏,从而经济文化十分落后[9]。

于是在界内人看来,界外就意味着边缘、贫穷和愚昧。

穷怕了的界外人,为了解决生存大计,开始复兴祖先打金的传统。像北高镇的珠宝老字号“六桂福”,其打金历史最早可追溯到明朝[8]。生存压力与当地传统的双重作用下,越来越多的界外人走上了打金的道路。

到了70-80年代,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黄金首饰的需求量逐渐增大[9]。莆田界外人靠着打金手艺不但能谋生,还可以发大财。

他们把黄金生意越做越大,钱也越赚越多,还逐渐把首饰设计、打金模具加工、产品运输等也纳入了业务版图里[9]。

当初穷得上顿不接下顿的界外人,终于咸鱼翻身,还赢得了界内人一句史无前例的正面评价:“你们界外人能闯,有钱[9]”。黄金珠宝,也逐渐发展为整个莆田的支柱产业。

后来,莆田人远赴当时富甲一方的广东,并在当地开店[9]。像现在的深圳水贝——这个全国知名的珠宝市场聚集地,背后就有不可撼动的莆田帮。

莆田人之所以能靠打金在全国各地发家致富,其“同乡同业”的抱团力量功不可没。

简单来讲,“同乡同业”指的是同一区域的人群依靠乡土的熟人关系,在外从事相同行业。而莆田人能用这种模式做生意,主要是因为这里宗族文化深厚,熟人网络异常发达。

在莆田,只要沾点关系,无论是宗亲、姻亲、乡亲,甚至是毫无血缘关系的师徒,都能成为可利用的强关系[10]。

像深圳一位姓林的珠宝商,就是因为莆田亲戚林国春——这位“黄金码头”董事长的关系,才来到深圳黄金业开疆扩土。

而很多在深圳从事珠宝生意的翁姓商人,比如“爱迪扬珠宝”的创始人翁天仙,也是因为亲戚的关系而当上了珠宝商。另外在深圳莆田商会的会长名单里,还有6位姓翁的莆田珠宝商,占会长总数的四分之一[11]。

凭着这些同乡关系,莆籍珠宝商一个带一个,在全国编织起莆田人的珠宝江湖。

这种同乡抱团的模式还带来了许多附加好处。由强关系带动的珠宝行业,既能避免行业内的恶性竞争,还能让同乡建立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

比如同乡经营的同业店面之间要保持数百米距离,已经成了莆田珠宝商的“潜规则”[10]。或者像在莆田孙村,如果金店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不仅可以赊账,同乡之间也会互相照看店面、分享最新市场消息[9]。

有钱有料还有内幕消息,与外人相比,有同乡抱团的珠宝商赢麻了。在深圳水贝,珠宝业就基本由潮汕派、莆田派等派别所掌控,他们几乎称霸了整个水贝珠宝业。如果你会讲莆田话或者潮汕话,那几乎就掌握了水贝珠宝的“财富密码”。

这种抱团模式,不仅盘活了莆田的黄金珠宝业,也盘活了木材业和俗称“莆田系”的民营医疗业。2020年,莆田木材业占全国市场70%的份额,民营医疗更占了80%的份额[10]。

可见莆田人一抱团,整个商界都要抖一抖。

做生意,有钱一起赚最重要

不过,生意做得虽大,对于许多莆田珠宝商而言,实现垄断都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

对于爱抱团的莆田人来说,只要能一起赚钱,市场有我的一块蛋糕,其他都好商量。为了这个目的,很多抱团做生意的莆田珠宝商,还是习惯以代加工的传统模式为主,不追求变成市场的绝对龙头。

这主要是因为,如果个别珠宝商采用了“一条龙”的标准化经营方式,包揽产品设计、加工、销售等环节,必然会把行业里的其他同乡挤出市场,造成一家独大的垄断局面[10]。

而内部的垄断,是违背同乡同业的经营模式的。保持传统的代加工模式,延续打金手艺的不可替代性,这群同乡同业的莆田珠宝创业者才更有机会分一杯羹,提携更多的同乡人。

另外,在某种程度上,莆田珠宝商把搞好家乡的“面子工程”,也当成了珠宝生意的一部分,这也成为他们做生意的传统习惯。

大概在莆田人的心里,赚钱的终极目标之一,是实现“豪宅梦”。以莆田孙村的打金人为例,他们最为看重的就是回到村里展示自己创业成功,所以他们赚了钱,第一件事就是回家盖新房[9]。如果不这么做,可能会看到同乡的白眼翻上天。

之所以那么注重面子工程,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方面,珠宝商既然获得了同乡同业的红利,那么自然要回馈这片乡土的熟人网络。

另一方面,因为这些商人高度依赖莆田当地的社会网络,他们需要通过家乡的各种活动来维持熟人之间的人情关系,同时还要获得同乡对自己创业成功的认可[10]。

越能获得认可,积累的乡土资源越多,就越有利于打金的日常业务联系。珠宝商想在加工费、金粉提炼和首饰差价上赚取利润,那就少不得这种联系。

所以,莆田的珠宝商们除了要赚钱、提携族人,还热衷于参与乡村公共事务、捐钱、建豪宅,在同乡面前不遗余力地刷存在感。

如今,3层以上的土味豪宅已遍布孙村,而6层高的豪宅,在莆田可能还只是小资级别。哪怕他们自己不住进去,但也要建着,还要比谁家建的楼高,展现给同乡人看。

看来大家表面上都很客气,但内心炫富的算盘精着呢。

因此,对于莆田珠宝商来讲,赚钱固然是头等大事,但回家住的房子是3层还是6层,开的是奔驰还是劳斯莱斯,能否在莆田的名利场上大杀四方,可能才是他们努力赚钱的根本原因。

参考资料:

[1] 李金秀. (2009). 浅析规范化发展黄金市场——莆田市北高黄金市场个案调查. 福建金融(11), 38-40.[2] 林茂阳. (2021). 福建莆田打造千亿级黄金珠宝产业基地. 中国商报网. Retrieved June 7, 2022 from https://www.zgswcn.com/article/202112/202112200951221013.html.[3] 莆田市统计局. (2022). 2021年莆田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4] 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 (2022). 2021中国珠宝行业发展报告.[5] 宋建晓. (2018). 莆田市重点产业发展研究. 经济日报出版社.[6] 陈荔舒. (2018). 莆田市金银珠宝产业发展的现状及建议. 纳税(09),172+174.[7] 黄金码头. 品牌. Retrieved June 7, 2022 from http://www.hjmtzb.com/col.jsp?id=103.[8] 六桂福珠宝. Retrieved June 7, 2022 from https://www.liuguifu.com/.[9] 吴重庆. (2014). “界外”:中国乡村“空心化”的反向运动. 开放时代(01),145-154+7.[10] 吴重庆. (2020). “同乡同业”:“社会经济”或“低端全国化”?. 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05), 9-17.[11] 深圳市莆田商会. 商会精英. Retrieved June 7, 2022 from http://www.szsptsh.com/Jingying/index.html.
posted @ 22-06-18 12:38 作者:admin  阅读:

友情连接

二八彩平台,二八彩官网,二八彩网址,二八彩下载,二八彩app,二八彩开户,二八彩投注,二八彩购彩,二八彩注册,二八彩登录,二八彩邀请码,二八彩技巧,二八彩手机版,二八彩靠谱吗,二八彩走势图,二八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二八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